吕梁在线,吕梁新闻网,吕梁信息网,吕梁信息港,吕梁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吕梁生活 >

赤坎:30年代的布景80年代的生活

时间:2018-01-14 06:3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小灰灰网络
从岭南古镇里走出来的欧洲古城 赤坎是开平上世纪三十年代最繁华的古镇。 河岸的骑楼诉说着异国文明,这是中国乡村绝无仅有的景色。它明明是岭南的小乡村,却又像是欧洲的古城。 赤坎总是容易让人产生错觉。它是这样一个地方,有个欧洲老男人,拿着厚本的小

  从岭南古镇里走出来的欧洲古城

  赤坎是开平上世纪三十年代最繁华的古镇。

  河岸的骑楼诉说着异国文明,这是中国乡村绝无仅有的景色。它明明是岭南的小乡村,却又像是欧洲的古城。

  赤坎总是容易让人产生错觉。它是这样一个地方,有个欧洲老男人,拿着厚本的****在阅读。转身抬头,从骑楼二楼 的露台里走出一个穿着红绸缎的岭南女子……

  外滩特约撰稿 樱子/文

  乡村阳光/摄

  在赤坎没有春天,即使在爽朗的9月,依然有烈日留下的灼热气息。肮脏陈旧的露台开出艳红的大簇**朵,**店、钟 表店……林立的店**谝辜涞牡乒庵懈踊炻遥松Ψ械牟凸莸乒馄扑橹Ю耄掌凶苌俨涣嗽锶取

  赤坎,更像是杜拉斯笔下那个潮湿、**拥奈鞴薄

  我只身来到了赤坎,那个上世纪30年代广东开平市最繁华的市镇。

  赤坎,据传建于康熙、雍正年间,地处开平的中心地带。潭江穿镇流过,上接恩平、湛江、下汇三埠、江门、广州和 港澳。以往每逢农历三、八日圩期,本区乡民、附近乡民纷纷加入赶圩大军。上世纪20年代后期,赤坎圩市场兴旺,赶圩的 人群络绎不绝、拥挤异常,以至于狭窄的街道和矮小的店铺经常吃紧。

  水果、蜜饯、布匹、小吃、摊档,没头脑地挤在老街上,吱吱呀呀的自行车突然从身边急驰而过,顾不上惊魂未定的 你,却已留下一串叮叮响的铃声。古镇上,老****院还在,只是不再放映****。曾经,它是一座碉楼,它的过去和过去的过去 已不再有人提起。老街的一侧,一幢空荡的老建筑孤寂地立着,它的楼下被改成了乡村美容院,成天有人人顶着稀奇古怪的发 型进出。

  赤坎,一条街一条街地泛滥着物质的色彩和气息。剃头铺、水果铺、杂货铺、绸布店、烤烟摊三三两两一路排开在骑 楼下,搓****的、抽水烟的各自悠闲着,过着烟火的世俗生活。只有斑驳的老墙,开着寂寞的紫色小**。

  “黄金时代”

  最繁华、最繁盛的过去

  赤坎老街上,许多楼房只有底层有住家,楼上则是紧闭的窗户、精巧的雕刻和满眼的沧桑。打听下来,才知道楼主都 在海外,底楼则是看房的远亲或租赁的房客。

  这些楼主的上辈人大多是“金山伯”。十九世纪中叶,美国西部加州发****矿,尔后修铁路、挖河道,开平当地不少 农民应招而去。

  旧时,把去美国淘金称作“去金山”或者“去**旗”。那些出过洋的人被赤坎人称为“金山伯”。在上世纪二十年代 ,“金山伯”们历经千辛万苦,省下几个钱,回家乡完成“田、园、庐、墓”的梦想。赤坎镇正好处于四周乡村的包围之中, 侨眷多,侨汇畅通,从此它的商业开始繁荣。

  由于潭江的水运便利,大量洋货由此涌入,商船来此装卸。六邑各县以及广西、湖南等地客商纷纷来此采购办货,底 层的商铺直接进出货。船只载入英国、美国、****产的印**布、洋火、洋钉、钟表、煤油,载出当地的大米、土产。

  30年代的赤坎码头,蜂蚁攒动。金铺、布行、当铺林立。沿岸开了大新、华新、开平、华南、巴黎等17间大规模 的茶楼酒馆。其中金融业、银号、金银铺兴旺。外地商人来来往往,烟馆、赌馆相继兴起,不长的街道就有天香楼、彩虹楼、 西厢楼、琼**楼、群芳楼、群乐楼6间****,繁华而奢靡。因为华侨多,西医等很先进的医学技术早在民国初年就在赤坎落户 ,赤坎繁荣时曾有“医生街”,很多医生都是名牌医科大学出身。直至今日,繁华的中华路上最多的还是诊所与各种**铺。

  此外,西方文明也迅速传入赤坎。当时西方有什么这里就有什么。1914年小火轮航行于赤坎。10年后,赤坎有 了第一辆美国福特******造的敞篷汽车。20世纪40年代,这里拥有电话、电报和汽车****。

  这是古镇70年前的“黄金时代”。今人只能从骑楼残存的脂粉中去找寻岁月的痕迹。楼顶上的“大宝号”、“惠安 号”、“灿兴庐”清晰可见,有的还有1927的字样。这种具有浓厚符号意味的东西,现在在这中华路和堤西路上仍然随处 可见。

  美丽骑楼

  30年代的布景,80年代的生活

  潭江边的堤西路西段,百米来长的老街,尽被骑楼占了。古老而浪漫的欧式建筑。巴洛克风格的屋顶装饰。嵌着各种 彩色玻璃的木窗。石雕精美的小阳台。淡黄色、暗红色的外墙,墙皮有些脱落。依水而建的骑楼,倒影清晰地挂在水面上,船 往前行,一下子便冲散了某种意境。

  在赤坎600座骑楼群中,堤西路这片最为壮观,构造也极为讲究,几乎一楼一顶,各式的西洋屋顶壁面后是传统的 中式“金”字形瓦顶,单个建筑的气势绝不亚于广州西关的骑楼。

  也是在上世纪20年代那阵归侨大兴土木的浪潮中,沿江修筑了骑楼。据说,这些都是当年的老华侨拄着拐杖手把手 地比划出来的。他们带回来曾经关于西方的某些印象,而衣锦回乡的他们又非常恪守中国的传统。于是这些精致的楼宇,有中 国传统风格的**窗、**鸟祥云雕刻的牌坊,**幼怕蘼碇⒃补靶未啊⒏〉竦任魇浇ㄖ暮奂!

  骑楼多为三四层,临街店铺二楼以上部分凸出来,底下的空间就成了人行道。远远看去,楼房像是骑在人行道上,所 以得名骑楼。骑楼连绵成一片,在小镇中夹道林立,堤西路、堤东路、中华路、牛圩路等几个路段几乎都由骑楼组成。

  一楼、二楼为商铺,三楼供客商住宿或者作为仓库。有一个说**:下雨时,除了过马路,沿着骑楼走,不沾一滴雨。 这有点像江南古镇的廊棚。

  在这些骑楼下穿行,脑海里经常会出现一个金碧辉煌、车水马龙、人声鼎沸的浩大华丽的场面,甚至是一种奢靡。

  两大家族

  一场面子争斗,一场造城运动

  赤坎有一条美丽的镇海水,河水把赤坎分为上埠和下埠。上埠人姓关,下埠人姓司徒,当年,这两个姓氏主宰着小镇 。关家和司徒家都是名流辈出,互不买账。凡是一家有的,另一家必要拥有。于是河西有了司徒氏通俗图书馆,河东就有关族 图书馆;司徒氏有中华基督教长老会赤坎礼拜堂,关氏就有中华基督教堂循道会礼拜堂;司徒氏创办《教伦月报》,关氏同样 有《光裕月刊》。两个家族之间的面子之争从来没有停止过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